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胜军 > 欧元区“退出机制”应从希腊始

欧元区“退出机制”应从希腊始

  “有序地”抛弃希腊,捍卫意大利和西班牙。这样,欧盟既可以避免危机过度蔓延,又可以壮士断腕,向那些财政上不负责任的成员国发出具有实质威慑力的警告
  【财新网】(专栏作家 刘胜军)虽几经IMF和欧盟救助,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依旧风雨飘摇。穆迪于10月18日宣布将西班牙主权信用评级下调2级,从Aa2 降至 A1,与惠誉和标普一样,西班牙的评级展望被定为负面。至此,在11天内国际三大信用评级机构均下调了西班牙的主权信用评级。希腊更是链条中最薄弱一环。

   希腊、意大利、西班牙等欧盟国家所发生的债务危机,是欧元区成立以来面临的最大挑战,暴露出欧元这一货币设计不可克服的内在矛盾。欧元是一个理想化的产物,统一货币要求欧元区所有成员国,在经济发展的各个层面,包括财政赤字、债务水平都接近,而一旦有国家偏离平均水平,就会拖欧元区的后腿。根本问题在于,即使个别国家不受规矩,也很难对这些主权国家进行惩罚,这种机制本身就隐含了巨大的道德风险,希腊问题完美地验证了欧元的这一机制性缺陷。

  希腊债务问题不是流动性的问题而是清偿能力的问题,是制造业丧失竞争力与“高福利刚性”共同作用的结果。理解这一点,是研判希腊债务危机出路的关键。俗话说,“救急不救穷”,希腊的问题不是靠短期援助就能熬过去的。一个失去造血能力的人,靠不断输血是不可持续的,不过是延宕时日而已。

  希腊等国为何陷入困境?欧盟在过去十年遇到最大的冲击就是全球化,自中国2001年加入WTO组织以后,对全球经济产生了深刻的冲击,中国制造业以低成本的竞争优势使发达国家失去竞争能力,中国制造在全球制造业的市场份额过去十年翻了一倍。大量消减赤字是一种解决途径,然而这就意味消减公共福利,这条道路非常困难,必将引起社会政治动荡,在选举政治中很难走得通。因此,解决希腊债务问题的最佳方法就是通过希腊货币的贬值,贬值可以恢复其出口竞争力,积累贸易顺差来偿还债务,以恢复经济发展。然而,希腊身处欧元区,失去了货币贬值的选择权。

  为应对日益升温的债务危机,IMF重新启动了总额5710亿美元的资金池,以确保拥有足够资金帮助欧洲应对其不断恶化的债务危机。欧洲央行宣布,将扩大欧洲商业银行用作贷款抵押品的合格证券范围,同时限制充当抵押品的优先无担保债券的使用。G20承诺,将采取强有力的协同行动稳定全球金融系统。

  9月28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在斯特拉斯堡排除了希腊脱离欧元区的可能性。他明确表示,希腊虽发生债务危机,但“现在和将来都将是欧元区成员国”。挽救希腊,欧盟正在救助一个没有希望还债的人,不管是欧盟还是IMF给希腊的援助都是一种硬撑,这是一种心理陷阱:从政治方面考虑,欧元是欧洲很大的一个骄傲,他们不愿意看到任何一个成员国退出欧元区所带来的政治挫折感。但如果不让希腊退出,欧元区的未来会更加艰难。

  欧元区应当建立退出机制,因为一个健康的货币都有退出的机制,才能让那些不守纪律的国家受到惩罚,这样其他国家才会守纪律。作为旁观者可以这样认为,作为当事人的欧盟却不愿面对如此的倒退。

  近期意大利及多家欧洲银行评级被下调,以及意大利、西班牙国家信用评价被下调,标志着欧债危机进入新阶段,即债务危机向核心经济体以及银行体系蔓延的阶段。希腊违约的可能性加大,使债务危机蔓延至核心经济体甚至是银行体系的风险加大。意大利主权信用评级遭到标普下调,标普更一口气下调7家意大利银行的长期评级,并下调另外8家银行的前景。

  一旦希腊退出,将会产生波及效应,由于希腊国债大多为德国和法国银行所持有,退出之后可能会严重影响欧洲金融体系的稳定,甚至有可能引发一个新的金融风暴。同时,如果希腊退出,市场压力就会转向西班牙和意大利,西班牙和意大利的退出对欧盟而言则是“不能承受之重”。

  但是,欧债危机最终可能还是要通过希腊退出的方法解决,但关键是有序安全的退出,要切断对银行体系风险的传递,同时还要切断对意大利和西班牙边缘国家的压力。欧盟作为一个庞大的共同体,一定有希腊退出的备选方案,可能备选方案还在研讨,以寻求对欧元区带来最小化冲击的途径。

  希腊有序退出之后,为了避免欧元区出现崩溃,应当由欧盟出面对希腊存量债务进行担保,以应对可能出现的恐慌维护市场稳定,但这个担保只是一次性的行为,在希腊退出之后实现货币独立,如果再度举债就由希腊自己负责。同时,还要防范意大利和西班牙可能出现的债务问题。因为希腊已经无可救药了,但意大利和西班牙则好的多,经济发展也相对较好,但在实现援助之后还需靠两国自身内部的财政改革应对目前存在的问题。

  “有序地”抛弃希腊,捍卫意大利和西班牙。这样,欧盟既可以避免危机过度蔓延,又可以壮士断腕,向那些财政上不负责任的成员国发出具有实质威慑力的警告。

   很多人将欧债危机归咎于欧元区实现货币一体化的同时,却未完成财政一体化。但是财政一体化几乎是不现实的,因为其涉及政府主权的问题,如果欧盟财政统一,那么各国的财政支出无法平衡,由于政策取向的不一致,也不可能通过一个财政方案解决不同国家的需求,其唯一的做法可能就是建立一个比较好的退出机制,让各国政府自己约束自己的财政行为。希腊退出,将是欧元区显示建立这一机制的决心。■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