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胜军 > “习李新政”如何落地

“习李新政”如何落地

2013年“两会”闭幕。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当选国家主席,并再度诠释“中国梦”;李克强成为新一届总理,通过记者招待会深入阐述了自己的施政理念。由此,习李新政正式启航。

  纵观习李自18大以来的言论,改革是主旋律,并做出了一系列改革承诺:如习近平提出的“空谈误国”、“面对浩浩荡荡的时代潮流”、“老虎苍蝇一起打”、“打铁还须自身硬”、“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 “宪法的生命力在于实施”等等,和李克强的“改革是最大的红利”、“不改革要承担历史责任”、“突破口是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等等。

  应该说,这些改革目标与方法,不仅直击问题的本质,而且在千头万绪的改革任务中抓住了“牛鼻子”,并迅速点燃了民众对重启改革的期盼之情。

  但是我们必须切记:许诺容易兑现难。如果不能尽快兑现改革承诺,势必对本就脆弱的政府公信力带来新的冲击。一旦失去民众的支持,改革难免在强大的既得利益围剿之下节节败退。当下的中国经济与社会,已经承受不起这样的结局。

  方向既明,关键在行动。习李新政须直面三大问题:愿不愿意改革、能不能够改革、允不允许改革。

  愿不愿意改革

  虽然新一届领导者已经反复宣誓改革决心,但真正下决心改革并非易事。时至今日,改革的关键在于政府“瘦身、放权、让利”。显然这将直接触及很多人的利益。早在1996年高西庆就撰文指出,要放弃如此巨大的权力,“对一个从计划经济脱胎的体系而言,无疑需要一场灵魂深处的革命。” 汪洋副总理指出,“如果说30年前改革解决的是意识形态问题,那么现在就是利益问题,改革实际上就是拿刀割自己的肉”。李源潮副主席也说,“许多亟待推进的改革都涉及到两个问题,一个叫既得利益,一个叫既有权力的挑战。”李克强总理更是坦言,“触动利益问题比触及灵魂还难”!

  可以预见,最高决策层推进改革的过程中,势必遭遇官僚体系的阻挠。这对最高决策层的领导力将构成考验:是否能惩戒并清除那些对改革阳奉阴违者,割掉“腐肉”,将成为改革诚意的试金石。36条、新36条、央企退出房地产等政策遭遇的“政策执行困境”警示我们,只有建立改革奖惩机制,改革才能“动真格的”。

  能不能够改革

  坚定了改革意愿之后,还需要打造改革的“能力”。改革是庞大的系统工程,且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因此,改革方案必须精心设计,并在实施过程中不断调试。这意味着,必须建立一个有效的改革方案设计机构,来从事“顶层设计”。

  这一机构应具备三个要件:第一,利益相对独立于各个部委,以突破部门利益的藩篱。第二,广泛吸纳具有改革理念和专业才干的各界精英。第三,直接向最高决策层报告。

  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明确提出改革总体方案、路线图、时间表”。应抓紧组建具备充分能力和资源的专业团队,全力以赴为今年秋季召开的三中全会提供改革方案设计。否则,最终的改革方案,或难免为既得利益所挟持。

  我们必须承认这样的现实:目前的各个部委,或者存在改革的惰性,或者存在明显的部门利益,或者与既得利益集团有着密切的联系,甚至部委本身就是既得利益集团。依赖各个部委来制定改革方案,存在“与虎谋皮”的可能。近期,吴敬琏、张维迎、许小年、曹远征等众多学者齐声呼吁设立“国家改革委员会”,正是出于这样的忧虑。

  允不允许改革

  改革的推进,必须依赖体制和机制的力量,才具有可持续性。在所有机制中,最具有根本性意义的是法律。李克强总理在就职记者招待会上开宗明义地说,“我们将忠诚于宪法,忠实于人民,以民之所望为施政所向。把努力实现人民对未来生活的期盼作为神圣使命,以对法律的敬畏、对人民的敬重、敢于担当、勇于作为的政府,去造福全体人民。”实际上,政府部门对放弃权力必然具有本能的反抗力,不能指望他们在灵魂深处自己革命。相反,应该像习近平所说的那样“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这个笼子只能是法律的笼子。

  要打造好“法律的笼子”,就必须从落实宪法开始。有两个突破口可以选择:一是设立宪法法院,纠正和惩处所有违背宪法的现象和行为;二是“做实”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使其能真正发挥监督和制约政府权力的作用。

  此外,面对既得利益的强大阻力,决策层还必须依赖公众和舆论的力量,通过扩大社会参与,形成推进改革的强大合力。随着互联网和社交媒体话语权的急剧上升,人民的权利意识、参政议政意识空前提升,领导者必须珍视这一根本性力量,为公众参与改革创造更为自由的制度空间。

  总之,只有敢于碰硬、不做“好好先生”,才能真正确立改革的决心;只有组建利益相对独立的专业团队,才能设计出好的改革方案;只有落实宪法、做实人大、鼓励社会参与,才能形成突破既得利益屏障的合力。如果能做到这些,重启改革就能避免“空谈误国”,顺利驶过历史的三峡,驶向“中国梦”。

财新专栏作家 刘胜军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