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尊敬的郭树清主席:

作为证监会主席,您承载了巨大的社会期望。曾尖锐抨击中国股市“连规范的赌场都不如”(2001年)、“正处于强盗贵族时代”(2010年)的吴敬琏教授,在被记者问及对温州金融改革的看法时,他却建议:大家更应关注郭树清新政,搞好全国性的证券市场,更加有意义。的确,没有哪项改革比证券市场改革更牵动亿万国人的心。

作为一名学者型官员,您上任后带来了令市场耳目一新的监管理念与风格。您提出了IPO审批要朝市场化的方向改革,对内幕交易零容忍。您上任不久,证监会就首次公开IPO发审流程十大环节,同时将IPO预披露时间提前1个月,并推出了更为严厉的退市制度。所有这些努力,都赢得了投资者的肯定。当然,最让市场震撼的还是您发出的“IPO不审行不行”那惊天一问。

但是,您的一些做法也值得商榷。首先,大量上市公司长期不分红,这种现象的确不正常。证监会规定“最近3年以现金分红方式累计分配的利润不少于近3年实现的年均可分配利润的30%”,这种硬性规定虽然初衷值得肯定,但其本质是对上市公司微观经营行为的干预。是否分红、分多少红,是上市公司经营战略的一部分,因公司而异,而且并不是分红越多就越负责任。即时在美国,也有微软、苹果等大量高成长性公司长期不分红的案例。要改变上市公司“铁公鸡”的现象,要从长计议靠公司治理的完善和机构投资者的成熟,而非生硬地强制分红。 

其次,您多次抛出“蓝筹股显示罕见投资价值论”,提倡价值投资。的确,中国投资者的换手率太高,投资行为严重短期化。但您要知道,这种现象的成因在于上市公司业绩的频繁变脸、眼花缭乱的公司重组、满天飞的小道消息,浪莎股份15年换12次更名,京东方成为股市“不死鸟”,王亚伟靠押注重组概念成为最牛基金经理。在这样的市场中,连“价值投资”本身也沦为阶段性的炒作概念,而非可以坚守的理念。更重要的是,身为证监会主席,您提出“蓝筹股”价值低估是不妥当的,这与当年《人民日报》社论救市、压市一样,都是对市场的不必要干扰。任何人都必须对市场保持敬畏之心,任何公司的股价都是投资者用钱投票的结果。

再次,证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给人以匆匆出台的印象,只有姿态没有实质性内容,让那些被您“IPO不审行不行”那句话吊了半天胃口的观察家们大跌眼镜。就象36条、新36条一样,如果政策不能带来实质性改革的话,还是不出台的好。正如张维迎教授所言,“现在很多改革措施没有理念,只是照章办事。你让我给你出台一个东西我就给你出台一个,但是缺少精神。改革就是一种精神,不是一种文字。现在缺少这种精神。好比包产到户、八十年代深圳特区的建设,没有多少文字,但是有精神,就可以往前走”。

最近,据报道,证监会拟单设上市公司二部监管创业板公司。众所周知,中国上市公司违法成本极低,被查处概率小、惩罚极其温柔,中国股市是违法者天堂。但是,加强监管的关键,不在于多设一个部门,而在于不折不扣地执法、修法提高惩罚力度,同时应放弃审批制,回归监管执法主业,从“选美”转向“抓坏人”。云南绿大地案做出对历史负责的审判结果,比设立上市公司二部要重要的多得多。

当然,您眼下可能最关心的还是持续疲软的股价指数。首先,股价低迷,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投资者对经济前景的担忧,这不能怪在证监会身上。其次,虽然股价低迷,但排队上市的企业依然如过江之鲫。这在某种程度上也说明股价其实并不低,因为现行的IPO审批制扭曲了供求关系,使得股市长期处于堰塞湖的高位运行。 

当然,从长远视角观察,眼下的股市低迷,也折射了投资者对股市缺乏“三公”的失望情绪。整体而言,中国股市依然是圈钱的市场、财富不公平再分配的游戏场,而非价值创造的市场。创业板上市公司的大面积业绩变脸、高管的仓促辞职套现、严重的PE腐败,让投资者再次感叹自己“很傻很天真”。

或许和您相反,我担心的不是股市再跌,而是股市大涨。历史证明,一旦市场回暖,制度性改革的压力又会烟消云散,所有人又将再次醉心于财富游戏,“何不潇洒走一回”,而维护“三公”的制度性改革将被再次高高挂起。

因此,证监会需要做的,决不是技术性救市(暂停IPO、降低印花税、鼓励资金入市等等),而是制度性救市。 

首先,证监会应下决心来一场“灵魂深处的革命”,放弃IPO审批这一巨大的权力,把上市选择权交给投资者,从实质性审批转向“程序性审核”。 

其次,证监会应心无旁骛地保护投资者利益,严惩欺诈上市、内幕交易、不当关联交易等违法行为。不仅要发现一个惩罚一个,更要确保惩戒力度足够强大。为此,我们需要修改《证券法》的一些不合理规定,也要提高司法系统的独立性,更需要证监会坚强的执法意志和与利益集团搏杀的勇气。解决这些问题任重而道远,但不能成为不做为的借口。读过《伟大的博弈》一书的都知道,美国股市也曾经大盗横行、欺诈如麻,但后来经过肯尼迪等几任证监会主席的铁腕治理,肃清了违法者,最终成就了令人瞩目的奇迹,为美国经济的崛起发挥了至关重要作用。同样,只有严厉的监管,才能真正挽救中国股市。

遗憾的是,制度改革知易行难。中国股市在“千点论”兑现的时候,我们并没有推倒重来;当“十年磨一剑”推出创业板的时候,我们再次失去了制度革新的机会。现在,机会再次摆在我们眼前。

所以,我们真正应该关心的,不是股价走势的起伏,而是证监会自身的转型:从帮助投资者选美的“权力部门”,转变为帮助投资者抓坏人的“执法部门”。这一转型当然不会在一夜之间实现,但正如汪洋同志提倡的“功成不必在我任期”,难道不是吗?

刘胜军,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

话题:



0

推荐

刘胜军

刘胜军

42篇文章 1次访问 9年前更新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兼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案例研究中心副主任 华东师范大学经济学博士。2002年起,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案例研究中心研究员、助理主任、副主任。著有《管理的力量:中国挑战的制度求解》等。 研究领域:宏观经济、金融市场、企业管理。

文章